司长安.

我永远喜欢周泽楷
我永远喜欢沈清秋

周、周泽楷?
是你吗?

高举冰秋大旗!ヘ( ̄ω ̄ヘ)♪
日常表白师尊尊和冰妹妹♡

【江周】甜

我这只小白又开始皮了
ooc预警
——————————————————————
⒈今天轮回队长心情很不好。

“握草队长你今天吃炸药了吗?!我我我你你你你啊啊啊啊啊你别追了啊啊啊我我残血了快要s……”

“怦!”

一叶之秋应声倒地。

“i了……”

“我倒宁愿吃炸药,”周泽楷黑着一张脸道,“这样就可以把对面咖啡馆炸了。”

…………

孙翔表示他得去检查一下自己的医保。

⒉周泽楷回到宿舍,看了看旁边那个床位,心里突然升起一股怒气,随即又消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委屈的情绪。

江……

一想起早上出去买早餐时看见江波涛和另一个女孩在轮回对面那家咖啡馆里兴致勃勃地聊天喝咖啡吃甜点就又气又委屈,周泽楷表示他的江是不是被别人拐走了。

啊啊啊好气哦!

(╯‵□′)╯︵┴─┴

┴─┴︵╰(‵□′╰)

┴┴︵╰(‵□′)╯︵┴┴

                   ↑
         (周泽楷内心)

⒊“小周,你……”方明华望着低着头一脸幽怨地数米粒的周泽楷,欲言又止。

“嗯?”周泽楷抬起头,努力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

“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我……”周泽楷咬了咬下嘴唇,眼神飘忽不定。

“是不是今天早上看到江副队和……嗯……所以……”
“诶、诶?你都知道?”

“对啊,而且我还知道,你喜欢江副队。”方明华露出了老狐狸的微笑。

“我、我……你……”周泽楷被吓得一下有点语无伦次。

“好啦,这不是重点。小周,今天孙翔轰了我一个小时的QQ,说你在竞技场疯狂虐他,要求我给你喂点蒙汗药什么的,我觉得你要不出去散散心吧,要是你再拿翔翔出气,我估计我的电脑手机会一起暴废……”

“……哦”

周泽楷表示我出去散完心再回来虐孙翔。

⒋金黄的阳光洒在寂静的小巷上,一颗颗高大的香樟树投下一片片树荫,蝉声在长长的街上回荡,原本闷热的空气因为刚下过一场雨而清凉许多。

“蝉声清响 伴着那炎炎暑光  脸微烫 怪夏日闷热难扛”

走着走着,周泽楷就哼起了这段。

记得去年夏天江也是在这里给他唱的这一段,可现在……周泽楷默默叹了口气。

多愁善感的枪王大大已上线。

“诶,小周啊?”

闻言,周泽楷转过头,和他打招呼的,是一位糖画店的老板。

他记得这家糖画店,以前他一直和江波涛一起来买。糖很好吃,老板人也很好,他们算是这里的老顾客了。

“啊,是我。”周泽楷笑着回答道。

“哟,这次一个人来啊?”

“嗯……江他……有事。”

“这样啊……怎么样,来一个吗?”

“好啊。”

“要不我帮你现场画一个如何?”

“好啊!”周泽楷突然双眼放光,“嗯……要不写几个字吧……就……”

“想好了写这哈。”老板递来一支笔和一张白纸。

周泽楷握着笔想了想,然后郑重地写下两个字。

“好嘞,你等着啊!”老板说着勺起一勺糖,在周泽楷炯炯的目光下十分欣慰地开始了。

⒌接过糖画,周泽楷道了谢便继续沿着小巷往前走。他看着糖画,有点不忍心咬下去。

要是江在的话他肯定不敢这么皮。

周泽楷正看着糖画发呆,突然,寂静的小巷深处传来了一阵脚步声,似乎是两个人。

原来自己不是这条小巷里唯一的人啊……

周泽楷眯着眼往远处仔细看了看,怎么都觉得那两人中有一人那么熟悉。

待到他们走近,周泽楷瞬间一惊。

诶诶诶?!竟然是江?!等等,江旁边的那个女孩……似乎是……早上和江波涛一起在咖啡馆的那位……

周泽楷瞬间呆住。

“小周?这么巧啊。”江波涛笑眯眯地对周泽楷道。

“啊……嗯、嗯。”周泽楷敷衍般地笑了笑,算是回礼。

“你来买糖画?我怎么没见过这个样子的?”江波涛的注意力突然移到了周泽楷手中的糖画上。

周泽楷看了一眼糖画,赶紧藏在了身后,笑道:“嗯……那个……老板帮我专门画了一个。”

“哦……这样啊……”

“江哥哥!我也想吃糖画!”

“嗯?你也想吃?去吧。”

“嗯嗯!”那女孩说着就欢脱地跑了。

只留下周泽楷和江波涛站在原地。

“小周,你今天是不是心情不好?”

“……哼╯^╰”

“噗。”江波涛看见自家队长的傲娇样,忍不住笑了出来,“怎么啦~谁欺负你了?”

“你。”周泽楷别过脸不去看江波涛。

“我?我怎么惹恼我亲爱的队长大人了?”江波涛挑了挑眉,笑着问。

“她是谁。”周泽楷小声问道。

“她?哦,她是我表妹。昨天刚来s市,她妈妈让我带她到处玩玩。她可以说是精力非常旺盛了,从早上到现在都没消停过,一直让带她去这去那,弄得我都没时间来照顾我家枪王大大了,惭愧,惭愧。”

周泽楷见江波涛一脸疲惫的样子,心里开始责怪自己怎么这么任性,小声开口:“江……我错了……你很累吧……”

“是啊,我可累了。”江波涛一脸痛苦的揉了揉太阳穴,“小周你不帮我放松一下吗?”

“嗯……”周泽楷眨巴着眼睛想了想,然后走进江波涛,一把抱了上去,把头靠在了江波涛的肩膀上。

“江辛苦啦~”周泽楷脸上漾起甜甜的笑,又用甜甜的嗓音在江波涛耳边道。

江波涛瞬间老脸一红。

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用嘴唇蹭着周泽楷的耳垂,热气尽数呼在了周泽楷耳朵上,周泽楷的耳朵立马变得红红的:“小周,你的糖画是什么样子的呀?是不是……周,江,嗯?”

“唔!我、我……”周泽楷语无伦次。

“好啦~”江波涛拍了拍周泽楷的背,示意他放开,“怎样,糖画甜吗?”

周泽楷闻言,红着脸舔了一下许久未动的糖画,一脸满足道:“好、好甜!”

“啊……”江波涛有点失望地叫了一声。

“嗯?”周泽楷一脸疑惑。

“小周,我吃醋了。”

“啊、啊?”周泽楷更加疑惑了。

“你竟然觉得糖画比我甜。”江波涛委屈地嘟了嘟嘴。

“嗯……那江……最甜!”

“这才对嘛~”江波涛捏了捏周泽楷的脸,“还有啊。”

“嗯?”

“应该是江,周。”

微风拂过路旁的香樟树梢,空气中,弥漫着甜甜的香气。

⒍蜜汁彩蛋

孙翔:握草太感动了队长终于没有再在竞技场虐我了但他为什么和副队天天虐狗?!(掀桌)

方明华:我真是神助攻(骄傲)

糖画店老板:这两孩子终于凑了一对,不枉我对他们倾注那么多心血啊!(流下了欣慰的泪水)

江波涛表妹:哇呜~素材get√(姨母笑)

【杰佣】车的正确驾驶方式

嗯……真的欧欧西,真的(看我真诚的眼神)
很软很软的奶布×有点流氓的爪爪杰
根本不按人物本来性格皮系列
短小而不精悍系列
不喜请左上角
这里小白体谅一下呀嘿~
(设定是在一局游戏里)
————————————————————
杰克在一棵树后发现了一只奶布。

他正一脸乖(shou)巧(qi)地修机。

杰克悄悄地走到了奈布身后,然后一只没爪子的手捂住了奈布的眼睛,说道:“猜猜我是谁~?”

“唔……是……杰克吗?”奈布小声道。

“不对哦~再猜。”杰克弯下腰,收起了另一只手上尖锐的爪子,从后面环住了奈布的腰,整个人趴在了他身上。

“啊?不是吗……你、你别趴在我身上啊!”

这么流氓的行为只有杰克会对自己做吧……奈布在心里暗暗地想。

“唔……你别!”突然,奈布握住了掐着自己腰的那只罪恶之手,脸瞬间红得厉害。

“怎么了~?小奈布~”杰克用无辜的语气在奈布耳边吐出一句,热气又将奈布的耳朵染得通红。

“你、不要趴、趴在我、身上……好、重……难、难受……”奈布的脸红得可以滴血,话语断断续续结结巴巴,看来是被撩得可以。

“小奈布~你难受不是因为我重吧?口是心非可不好哦~要不要……给你来点‘惩罚’呢?”

“不!不要!我、你……”

“杰克……那个……”

“你的面具戳得我好疼……”

…………

“哦?是吗?”杰克笑得一脸灿烂。然后,一把把奈布揪了起来,扔在了狂欢之椅上。

(╯‵□′)╯(←爪爪杰)︵┴─┴(←密码机)

————————————————————
皮完就跑|・ω・`)

诶诶诶?我怎么没有弄懂红神龙、金凤凰、蓝海豚的关系?哪位可以帮我解释一下????

联盟众人的日记本都是什么样子的?

无cp……
应该有私设……
可能很不专业非常ooc,各位就当睡前故事看吧……

———————————————————————

张佳乐
粉红的碎花笔记本,满满少女心,你值得拥有。

黄少天
金黄耀眼24k纯的,而且听说第一页画满了被打叉的秋葵……(黄少对秋葵深沉的爱)

喻文州
浅蓝的胶套本,简简单单没有任何多余,温和不刺激,只要998,喻队同款笔记本带回家。(好像有点贵?)

张新杰
标准的办公卡抄,不过据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张姓人士说,副队看这个本子不爽很久了,因为它很不对称。

王杰希
你们以为是画满王不留行的绿油油的本子吗?不不不不不,是一本封面印着六脉神剑的本子。(听说还有一本印着黄帝内经)

周泽楷
封面全是各种各样企鹅的缝线本,全本上下透露着枪王大大对企鹅这种生物的执著与热爱。(周泽楷凝视企鹅笔记本=一只大企鹅凝视一堆小企鹅)

叶修
纯白得一尘不染的软皮记事本,不同于本人叼着烟不拘小节满脸嘲讽的模样,这本本子尽显一个干净美好的少年气质,仿佛当年那个永远十八岁的橘发少年,温柔而缥缈的微笑。

———————————————————————

塞完一个不像刀子的刀子就跑系列

【周江】假·玻璃渣

来自一只小白,很烂很短很智障,ooc严重,包容一下。
看到后面就是胜利。

江波涛站在海边,海风拂过他耳边的碎发,有点痒痒的。

他的心有点痛。

啊,不对,是很痛,特别痛,痛到已经麻木,不知道什么叫痛。

他一直觉得人生是很现实的,那些什么孤儿的惊天身世啊白莲花的小三啊需要跟火和盗一起防的闺蜜啊什么的戏剧性十足的狗血情节是不可能在现实中发生的。

但是他的人生真的很……

可能就是那种最烂的狗血剧。

自己就是那个被骗得最惨的还不会有白马王子来拯救的傻白甜男配。

自己怎么就这么傻呢?

我觉得我应该是一个很清醒的人……怎么会糊涂呢……

但就算他江波涛的人生再戏剧性,也不可能会和戏剧性的什么复仇逆袭题材混在一起。

第一次觉得自己很惨,惨到连自己都可怜自己。

转念一想,又觉得可能除了自己,没有任何人会可怜自己吧。

刺耳的嘲笑,冷酷的面孔……一张张丑恶的嘴脸浮现在江波涛眼前。

他想把它们都撕碎,可他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这个能力。

浑身无力,双腿颤抖,眼睛开始模糊,鼻子开始有点酸。

周泽楷……你个……禽兽……

与你相爱那么久,却没发现你竟是这样的人。

下辈子,如果再让我遇到你,我会把你千刀万剐!

………………………………………………………………
“行了副队你清醒一点,快回去。”

“我不!”

“哎呀不就是队长偷吃自己私藏的零食被经理发现了然后队长他一个心急说是你给他的然后经理就把你私藏了好几个月的零食给没收了吗……”

“我被我最亲爱的人背叛了……”

“直觉告诉我这不是在虐狗。”

“我的零食!它就这样离我而去了!不——!”

“我就知道副队你最喜欢皮了。”

“你们还嘲笑我!”

“副队我们那是友善的充满激励的微笑。”

“……我读书少你别骗我。”

“好了副队快回去吧队长已经等了很久了。”

“让他继续等!”

“可是副队,你真的不想常尝尝对面甜品店新出的甜甜圈?我看队长在那里吃得很嗨皮的样子,似乎快没……”

“小明子带路!”

“好勒!”

【江周】所谓一见钟情

这里小白,文笔很渣脑洞也很烂,体谅一下谢谢您嘞!

江波涛开了一家奶茶店,而且是那种有很多猫的装饰品的奶茶店。
可见江波涛同志是有多喜欢猫。
这个店一直开得很顺利,不算很火爆,但至少因为开在一所大学门口而客流量十分可观,反正江波涛是很满意。
一天江波涛像往常一样接待完一大批从大学门口走出来的大学生们后顾客就少了很多,于是他习惯性地给自己来了一杯金桔柠檬茶,悠闲地坐在落地窗户旁欣赏外面落了满地芳华的樱花树,任夕阳打在自己的浅蓝色衬衫上。
江波涛是一个喜欢安静的人。
这时,原本以为已经不会再有客人的江波涛看见一个身穿浅灰色衬衫的人推开玻璃门,跨进了他的奶茶店。
哦不!
我静谧的下午茶时光!
毁了毁了全毁了!
江波涛表面上浮现出了友善的微笑迅速放下金桔柠檬茶起身走到柜台前用温和的语气问了一句“您好请问需要些什么?”但其实心里已经哀嚎了很多遍并毫不留情地斥责这位顾客的喝茶时间为何与他如此相冲。
“我……不常……推荐?”
“这边的金桔柠檬茶特别好喝哦,要来一杯吗?” “嗯……酸?”
“不酸哦,会处理得很好的。”
“好。”
“请您稍等。”
说着江波涛转过身调起了奶茶。
江波涛看不到的是,此刻那位打破他下午茶时光的顾客帅气的脸上浮现出有些惊讶的神色。
没错,是帅气的脸,而且是非常非常帅气,帅气到犯规的那种。
帅气到用任何华丽的词藻去形容他,都会显得不够。

周泽楷的脸上现在满是惊讶。
他竟然听得懂我的话……太神奇了……简直不可思议……他竟然听得懂我的话……天呐……
自己的话一向言简意不赅,他竟然听得懂……
周泽楷惊讶到连呆毛的竖得直直的,仿佛一个感叹号。

江波涛转过身的那一刻,就看到他眼前的这位顾客帅裂天际的脸,和那根竖得很直看起来敲可爱的呆毛。
刚刚光顾着哀怨了,都没看清这位兄弟的脸,看起来是校草级别的了。外貌协会会长江波涛心里暗暗地想。
不过!最重要的是!他的呆毛好可爱!
江波涛那一刻特别想去顺顺那根呆毛,就像顺猫毛一样……
不过花痴归花痴,奶茶还是要给人家的。
于是江波涛将手中的金桔柠檬茶递了过去:“给,您的金桔柠檬茶,拿好了哦。”随后露出了一个温柔至极的笑。

他好温柔啊……
周泽楷红着脸接过了奶茶,心里想着。
“谢、谢谢!”
“不谢哦,欢迎下次光临!”他依然保持着那个温柔的笑,还朝他俏皮地眨了眨眼。
周泽楷的心跳得越来越快。
脸越来越红。
啊啊啊感觉自己的心快要跳出来了脸快要烧起来了!
明明第一次见面怎么反应会这么强烈呢?!
周泽楷你清醒一点!
于是周泽楷强装镇定地转过身朝门外走去。

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为什么这位小兄弟看起来有点紧张慌乱?
江波涛十分疑惑。
突然,就在那位帅气的小哥哥将要推开玻璃门之际,自己的桌子底下窜出了一只布偶猫。
哦我的上帝它想做什么!
不好好睡觉跑出来做什么!
江波涛本来想把它抱会它的窝,但那只猫却灵活地躲开了,并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跑到了正准备走的那位兄弟腿边,亲昵地蹭了蹭。
这只猫是要造反吗?!
万一吓到别人怎么办?!
江波涛被吓坏了,赶忙跑过去抱起了猫然后一边顺毛一边对那位兄弟说道:“对不起,吓到你了!没事吧?”再来一个饱含歉意的微笑。
“没事……它……可爱!”
“你很喜欢它吗?”
“嗯!”
“噗,这只猫可是个外貌协会的,它要是跟着你肯定很乖。”
“谢、谢谢!”
“不过说来这只猫也曾走失过一段时间,现在想起来还是蛮心疼的。不过当时我在长椅上发现它时它似乎被照顾地很好的样子,看来是有好心人帮了它,我真想好好谢谢那位好心人呢!可惜我并不知道是谁……”
“嗯……”
“啊对不起,一下子说多了,我这个人就是有点自来熟,你别介意啊。天色不早了,你赶快回去吧。”
“其实……我……照顾它……我是……嗯……它走失的时候……”
“你是说,你是那位在它走失那段时间照顾它的好心人?”
“嗯。”
“真的吗?!那太谢谢你了!我还怕我一直找不到你呢!”
“不怕……假的?”
“这只猫看起来很喜欢你啊,我觉得你和它肯定有关系吧,要不然它怎么可能真的只是看颜就无缘无故亲近你呢?而且我觉得这个也没什么好作假的,我一个奶茶店店主也没什么宝贝值得别人来坑蒙拐骗。”
“不……你……”
“嗯?”江波涛这句话并没有听懂。
“没、没事!我走了……”
“嗯,以后有事尽管来找我好了,有求必应哦,就当是报恩了。”
“好!”说着他走出了店铺,一切归于平静。
但江波涛心里却都还是刚刚他的话,他的脸,他的呆毛,他的笑……
心里被这个人填满了呢。
啊,刚刚忘了问他叫什么名字了,真是失策失策。江波涛遗憾地摇了摇头。
下次遇到他一定要问问他的名字。
毕竟,有缘人自会相见。

两天后。
江波涛无聊地一只手撑着脑袋一只手顺着猫毛,享受着静谧而无聊的下午时光。
哎,那位兄弟之后就在没见过了,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连找都没法找。
好想见到他啊……好想马上就见到他……
诶,自己为什么这么急切的想见他?
总感觉……不是单纯地想问名字诶。
自己的心思自己都猜不透吗?
难道是……
不会吧?
我喜欢上他了?
江波涛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
这才见了几分钟啊就喜欢上了这不科学啊……
江波涛心里此刻十分郁闷而不解。
那位兄弟真是把我害惨了。江波涛这样想。
这时,玻璃门被推开了。
“欢迎光临,需要些什么?”江波涛习惯性地说了一句。
但看到来人后便震惊地说不出话来了。
他的模样,与自己心心念念的那个人的脸完美重合,再一次使得江波涛神魂颠倒。
这一次,江波涛觉得自己不得不承认,自己就是喜欢上他了。
脑里心里都是他,只不过见过几分钟,却在不见的日子里想他想到天昏地暗。
这就是……一见钟情吗?
“您、您好!我……嗯……这里……嗯……兼职……”
“您想要在这里弄一份兼职是吗?”江波涛迅速调整好状态道。
“嗯!对!”
“好啊,我店里正好缺个服务员呢,你来得真是时候呀。问一下,你叫什么名字?”
“周泽楷。”
“我叫江波涛,很高兴认识你哦。那……小周?我这么称呼你行吗?”
“嗯!”
“每天下午这个时间来,可以吗?”
“嗯嗯,那……工资?”
“嗯……”江波涛突然沉默了。
“嗯?”周泽楷很疑惑。
“小周,你的工资,是我哦。”江波涛突然露出了一个温柔得可以溺死人的微笑。
“啊、啊?!”周泽楷十分惊讶,特别惊讶。
“小周,如何?喜欢吗?”
“我、我、我……”周泽楷吓到结巴了。
“小周,我喜欢你。”
“江,我也喜欢你!”

这些天,自己被学校的各种比赛竞选压得喘不过气来,几次想来找他却没有时间。好不容易有一个找兼职的任务需要在校外完成,终于可以见到他了。
在玻璃窗外看见他顺着猫毛的样子,周泽楷就心跳加速,紧张地不能自己。
好像自己犯下了什么罪。
他好温柔体贴啊……而且那么善解人意又人缘超好……
那一刻,超级大帅哥周泽楷竟觉得自己配不上他。
望着他清秀的脸庞,周泽楷发现自己真的喜欢上他了。
一见钟情。
他没想到江波涛会先表白。
那一刻,不仅是惊讶,还有激动、狂喜……那种感觉根本无法用言语形容。
他是一个有点羞涩的人,但是他喜欢江波涛,这一点他绝不会隐瞒。
江,我好喜欢你啊!

他喜欢他,他也喜欢他。
他们会相守一辈子,直到天荒地老。
如此,甚好。